8883net > 专家访谈 > 李学谦:从看客到主宾 ——我所经历的少儿出版走出去

李学谦:从看客到主宾 ——我所经历的少儿出版走出去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2021-11-15 09:11:15      浏览次数: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李学谦

2006年7月接任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后,不少人建议我一定要到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去看一看,说去了你就知道什么叫少儿出版了。于是,我怀着近乎朝圣般的虔诚,于2007年初春踏上了我的第一次博洛尼亚童书展之旅。

走进博洛尼亚会展中心,我确实被震撼了。8个上万平方米的展馆,划分为童书出版社展区、图书衍生产品版权交易展区、多媒体产品版权交易展区、产业链贸易展区、图书销售区、交流区、插画展区等。在这里,出版产业链上你所有能想象到的行当,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当然,主角还是来自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出版商。我不禁有些自豪,没想到自己从事的行业竟然有这样一个如此壮阔的国际舞台。

但这种自豪感很快被接下来的体验冲刷得一干二净。中少总社只有一个展架,而且没有经过装修,赤裸裸的金属展架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与左邻右舍相比,我感到自己就像光着膀子参加宴会一样。更尴尬的是,左邻右舍尤其是欧美强社的展区宾客盈门,我们这里却无人问津。几天下来,我感到博洛尼亚童书展的确是全球少儿出版界的一场盛宴,但这场盛宴不是为我准备的,我和中少总社还只是个看客。

博洛尼亚童书展首先是为有自主版权的童书出版社设立的,它的基础功能是童书版权集散地,没有能拿得出手的版权,作为一个以“中国”冠名的少儿出版社社长,我真不好意思再两手空空地去参展,年复一年地当看客。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没有再去博洛尼亚童书展,而是潜心抓好原创出版。到2012年,中少总社已有近千种以儿童文学、图画书、历史读物为主的原创图书。我们的原创出版引起了一些外国同行的关注。2012年4月,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的同事回国后告诉我,他们带去参展的图画书,有10余种实现了版权输出。我当即意识到,中少总社独立组团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的时机到了。

在原新闻出版总署对外交流与合作司全力支持和悉心指导下,中少总社独立组团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的愿望顺利实现。2013年3月23日,相隔6年后,我第二次踏上了博洛尼亚童书展之旅。中少总社展区设在欧美强社林立的26号馆。96平方米的超大展区,陈列着的近千种原创图书,充分体现了中少总社“传承经典,引领时尚”的出版特色。这次书展,中少总社实现版权输出57项,版权输出地也由以往以周边国家与地区为主,扩展到了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俄罗斯等国家。

从2014年起,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决定把每年组织国内出版界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的任务交给中国版协少读工委和中少总社。中少总社独立组团参展的举措,发展成中国少儿出版整体走出去的常态化机制,中国童书走向世界的步伐从此提速。

2015年3月底,在率团参加博洛尼亚童书展期间,我受有关部门委托,向博洛尼亚童书展主办方提出举办2018年书展主宾国活动的意向。2018年3月24日,我以中国主宾国代表团总团长的身份,在职业生涯内最后一次踏上博洛尼亚童书展之旅。

中国主宾国展馆总面积900平方米,国内近百家出版单位参展。主宾国活动期间,中国展团展出原创少儿图书近4000种;举办了中国原创插画展、中国少儿出版百年回顾展、中国古代插画艺术展;组织了120余场交流活动。通过这些展示和活动,中国展团不仅实现了800多项版权输出,而且全方位、大纵深地展示了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少儿出版迅速崛起的新面貌,呈现了中国少儿出版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使世界看到了中国少儿出版日益走近舞台中央的强劲态势。

从郁郁而归到闪亮登场,在博洛尼亚童书展这个舞台上,我亲身经历并见证了中国少儿出版由看客到主宾的转变。

(作者系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原社长、中国版协少读工委原主任)

上一篇:海飞:党的阳光照耀中国少儿出版
下一篇:返回列表